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十四颗蓝莓“牙酸”(2 / 2)


  当年我怕你害怕,一直没敢告诉你,其实我差一点,杀了孟达平和我妈妈。当然,事实是没有。但没有什么能比让一个清醒的人知道自己即将成为不受控的疯子更罪恶、更毁灭的事情,我那时徘徊在清白和犯罪之间,尚存的良知和待燃的阴暗此起彼伏,而我的理智不属于这两者之间的任何一方,我在上天堂的诱惑和下地狱的堕落之间不断犹疑,最终觉得离开是我最好的归宿。

  我把这些写出来,不是为了让你怜悯我而因此待我好,当然如果我因此不小心钻了你心软的空子,那我也十分乐见。

  我写这些,是想为叁年前我们的感情正名:它一直存在,热烈绽放,世上无花可比。

  但我一定是错误的。

  犹疑、不坚定、逃避、舍弃、懦弱,我的一切错误的行动都是扼杀我们感情的凶手,我一心只想着不犯错误,而在宿舍楼外的你,在拼尽一切解决问题。

  我没有和你并肩作战,还把你推得更远。

  我想,你要的一定不是为了爱而爱,不是因为允许所以爱,不是成为可能的爱,不是时机正好所以爱。

  或者,我该这么说,我想做到的爱你,是义无反顾的爱你。

  不是权衡之后,不是顾此失彼。

  我想让我们的感情更从容,更进退有度,更合二为一。

  更属于我和你,我们自己。

  我们六年又叁年,今年是第十年。

  我不想说从新开始,我舍不得过去,那是我爱了四年的26岁的客秾。

  从前我走的每一步,对或者错,都算作你评判要不要接受我的标准。

  我曾经误入一个教堂,跟着一位教徒跪拜在圣母像下,祈祷我和你一生平庸。

  我知道以后再不会有奇险的境遇让我来证明我的义无反顾。

  如果有,就算百年之后,我也一定要当面质问圣母为何欺骗我的诚心。

  如果有,我一定毫不犹豫站在你身边,即使受苦,我也受双份儿的。

  如果我的答案是错误,那我再接再厉。

  中午我回来给你煮面,告诉我正误。

  在家等我,我爱你。」

  客秾最后从卧室里出来时,已经近中午了。

  客厅桌子上放着水果,旁边贴了一张便签纸:

  “我走时你还在睡,就没叫醒你。冰箱冷冻格子里有馄饨,冷藏里有一碗我调好的酱料,煮馄饨的时候放进去就好了。馄饨不是我包的,我昨晚在一家店里买的,周末我包。中午我回来,我们煮面吃,馄饨不要吃太多。”

  客秾洗漱好,很快甘宁就回来了。

  那时客秾在厨房里洗小白菜,甘宁没说话,打开电饭煲舀了几勺汤进汤锅,拧开火热着。客秾的小白菜洗好,甘宁顺手接过来在案板上切了放进汤锅里,香菇切了花刀也放进锅里煮。

  面很快就煮好,排骨汤鲜菜面条,排骨炖得几乎骨头都快化了。

  甘宁盛了两碗,放在桌子的两边。

  客秾洗好手坐下,看对面的甘宁夹了一根小白菜送进口里,脆脆地咬着。

  客秾抽了张纸擦手,低下头看着面前的碗,排骨比面多,鱼丸比菜多。

  她说:“我想和你坐一起。”

  甘宁突然停下咀嚼,咬了咬下唇,桌下的脚往前伸了伸,碰着客秾的膝盖,脚身相贴,“坐对面不好吗?”

  客秾把排骨挑出来放在装骨头的小碟子里,推给甘宁,“我不要啃骨头。”

  甘宁看了眼那碟子,起身去厨房拿了手套和小碗出来,排骨肉绵软,细骨一拔就掉。小山一样的排骨很快去完骨,嫩肉一小把,盛在小碗里。

  客秾一口汤一口肉,吃了几口面,把白菜挑出来放进甘宁碗里。

  最后汤喝不掉了,她也把碗推给甘宁,剩了一颗鱼丸一颗香菇,几根面条,甘宁照单全收,吃了个干净。

  客秾就坐在她对面,拿了果盘里的橘子剥开,含了一瓣儿进嘴里——酸得要命。

  甘宁看她表情变了,立马扯了几张纸垫在她下巴上,要她把橘肉吐出来。

  客秾却不,非吃了下去。

  之后甘宁去了厨房,客秾进卧室。

  没一会,甘宁也推开卧室的门,客秾正在翻包。

  甘宁把手里的水果糖喂进客秾嘴里,问她:“甜不甜?”

  客秾放开包,看着甘宁,清清楚楚说:“牙酸。”

  甘宁弯腰要去吻她,又在咫尺间停下,“不怕,还可以更放肆。”

  原本应该是自上而下的吻,甘宁却突然跪坐在客秾腿间,仰头去够客秾,舌头像是安慰一样舔过她嘴里的每一颗牙。

  客秾无意识地咬合,神经突突地鼓动,牙齿更软了。

  [1]我忘了我前面有没有交代过客秾是地理老师。

  没在一起没在一起没在一起!客老师不松口,甘宁任何过分的举动都是趁人之危!谴责她!

  坏消息:这个月开始得改成隔日更了,因为我接了个工作,一下子变得好忙。以我的码字效率,日叁千真的写不完5555555

  不过我会尽量写长一些,一章管饱!!!

  爱你们,谢谢你们喜欢这个故事。

  (还没吃午饭,我去吃饭了灰灰)